企業實踐數位轉型的關鍵因素

近年來,全球化的競爭,科技創新的浪潮,5G、AI、大數據等無數的科技應用不斷的推陳出新,「數位轉型」四個字無時無刻環繞著每個企業,檢驗企業是否注重創新,順應時代變化進行改革,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當中佔有一席之地。
數位轉型結合科技與企業營運模式,注重數據分析,強調業務執行的模式轉型,不只是科技業,藉由數位工具的組合應用更可以深入金融、電子商務、供應鏈等各式各樣的領域。對固化的產業局面而言,數位轉型力將會是企業突破現有局面的一條道路,幫助產業再造。

產業案例

2020年疫情帶來的巨大轉變,迫使多數企業在對數位轉型不熟悉的狀況下,不得不踏上數位轉型之路。在開始推動數位轉型之前,企業應擁有一個具體的概念,清楚的理解數位轉型意義與公司目標,針對痛點進行改革。若是盲目的開始,只會讓數位轉型過程失敗並造成成本的損失。

由科技驅動的數位轉型

數位轉型的核心概念即是「提昇用戶體驗」。科技應用的快速發展導致人們使用行為改變,為了提供用戶更好的服務體驗,企業必須思考如何才能符合客戶的需求並取得好感度及信任度的加深。

顧客忠誠度

由IDC發布的《IDC FutureScape: 2021年全球數位轉型預測》報告顯示:從2020年到2023年,數位轉型的直接投資金額將超過6.8兆美元;而2022年是加速數位體驗的關鍵年,預測將有全球70%的組織加快以數位轉型技術轉變現有的業務流程,以提高客戶參與度、員工效率和業務彈性。

台灣僅4成企業執行數位轉型

2020年,天下雜誌創新學院IMD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合作,匯聚三個經濟規模等級相同的國家:瑞士、瑞典以及台灣,進行兩千大企業的數位轉型調查,共同發布台灣與歐洲的第一份數位轉型調查中發現,台灣企業僅有38%的企業啟動數位轉型,其中表現最為突出的是金融產業,有60%企業實施且加速執行數位轉型,反觀科技業僅有38%的比例、傳統製造業更是只剩下26.9%的實施比例,綜觀台灣企業仍有52%業者還未開始落實數位轉型推動。相較瑞士及瑞典有超過12%的企業轉型成功,顯然全球已經討論許久的「數位轉型」浪潮,台灣企業仍在起步階段。

策略作為數位轉型致勝點,善用數位工具輔助企業做出決策

由科技驅動的數位轉型,必須是由內而外、上而下的改變,包含企業內部文化及外部業務模式的整體轉型。對於企業而言,勢必是一趟磨合與突破的長期旅程。實踐真正的數位轉型,企業需從應用面及價值面徹底地審視,掌握數位轉型期,企業整體健全發展的平衡。
啟動數位轉型,企業可從三大層面向進行深度思考:

1. 文化

數位轉型的核心價值應聚焦在「人」而非科技。唯有企業內部文化的改變,才能擴展至外部帶動轉換到向外擴展的商業模式。數位轉型透過科技應用,簡化內部作業流程與成本、改善整體作業效率,進而提升產出品質與開發效能。
其次則影響到產品發展,數位轉型應用為強化使用者體驗及增加黏著度,輔助企業開始創造創新的競爭模式來打破既有紅海市場,建立新興市場。
最後,成功完成數位轉型的企業即會發展出嶄新的商業模式衝擊現有機制,以創新模式開拓新的客源,提升企業營收增長。

數位轉型 文化

2. 組織

企業在數位轉型的改造過程中會受到影響且必須納入考量的是組織架構,當中最為關鍵的即是「人」。
因應數位轉型推動新型的商業模式,調整組織內部分工,員工作為數位轉型的關鍵推手,企業應對培訓流程加以強化,輔助員工以創意、積極的方式來實現以企業利益為導向的創新,讓員工學會透過數位工具改變過往的工作模式,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執行工作流程。
除了對既有員工的改革,也需重新檢驗企業現有制度,例如:在原有招募流程中,是否可以吸納具有能力且優秀的人才,作為中堅力量,支持企業在數位轉型的推動。
良好的組織架構,可讓企業在數位轉型過程減少陣痛期,創造員工與企業共贏的局面。

數位轉型 組織

3. 技術

過去人們以文字來學習知識,下個世代人們將學會以數據來認知世界。
企業需了解以數據導向進行決策,並引入符合的數位轉型工具輔助企業轉型,才可以有效降低成本、提升效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用。
若是單純使用數位工具進行「數位化」,而沒有深思數位工具的應用只會造成資源浪費、員工生產力降低等問題。
數位轉型工具應用相當多元,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式可以照抄,企業應針對痛點進行客製化,以最適合且合乎成本的工具,完成數位轉型的改革。

啟動數位轉型,成為企業轉型的先驅,由偉康科技輔助即刻前行。